喜歡那兒的氣氛,明亮舒適,可以談談心中事。 
說著心中對工作、對人生,對情感的看法,用不完全成熟的自己,去試著體會人生百般滋味,困惑與抉擇。
深夜的咖啡館,快打烊的咖啡館,侍者禮貌的上來結帳,但我們談興正濃。 

妳說,想試試沒有心上人的生活,擺脫情情愛愛的束縛,真正為自己而活;我說,形單影隻的日子太過寂寞,飄飄盪盪,沒有可以依靠的肩膀。
 
妳說,這世間堅貞的情愛,再也難求,曾經纏綿繾綣,又怎敵朝來寒雨晚來風?我說,人世變幻本也無常,曾經傾心的愛過,怎能不勇敢的接受傷害?
 
深夜的咖啡館,半涼的咖啡已經有點苦澀,我們不是來享受飲食,或是氣氛,我們談著自己,卻很少談論彼此;我們評議他人,卻很少評議自己。咖啡使人清醒,用一種閒適的心情去檢視來時路,儘管未來的路更長更遠,但一路行來的軌跡,仍讓人又驚又嘆。
 
深夜的咖啡館,打烊了的咖啡館,眷戀不捨的過客走入黑夜,月明星稀,彷彿照見了某種好心情,又透又亮;清風微涼,街道沈澱了白日的喧嘩,讓人歡暢的大口呼吸。
 
我們回頭看看熄燈的招牌,想要告訴彼此,人生,未來,不存在談話裏,而存在實踐裏。
 



後記:
看過去的日記需要勇氣,但若不是今天一番愚勇,這篇十二年前的舊手稿,也不會再被翻出來。意外的是,內容並沒有讓我羞愧得想燒掉,反而修改幾個字就厚顏的公開了。

忍不住想,十二年來,我實踐了什麼呢?更重要的是,那些和我談到熄燈打烊的人兒,如今,都得到幸福了吧?還有人想和我談到店家打烊嗎?請在下面留言報個名吧 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米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