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303.JPG

([ I ♥ NY]系列是記錄我與米豆2007年9月的紐約行,遊記一拖快兩年才姍姍來遲,但是這個城市,不管妳離開多久都不會忘記的)

這是我第三次造訪紐約了。前二次去時還是窮學生,一切以省錢為依歸,交通與住宿在精省原則下,留下許多難忘的經驗,也證明年輕就是本錢,初生之犢真的有一股愚勇。這一次去時,託了米豆參加會議的福,可以住在舉辦會議的五星級飯店裏,舒適和安全度也大大提昇,換個住宿地點(和等級)所看到的紐約就是另一種風貌,這就是大城市包羅萬象的有趣之處吧。

第一部 雀兒喜青年旅館,紐約的震撼初體驗

第一次去紐約是2001年3月,那時在美國唸書,趁學校放春假去的(天啊,真是久遠),旅伴同樣是被我半哄半騙才答應同行的米豆。面對首次的美東自助旅行,我很貪心,短短六天就要跑華盛頓DC和紐約兩個城市,而且凡事都要省,我規劃的旅行有點克難。在華盛頓時住朋友家,朋友常開車子接送,而且華盛頓大部份的區域治安良好(不好的區域觀光客也很少去),除了朋友的車半路爆胎,我們在初春的冷風中等一個小時的道路救援以外,一切都還算穩當。

離開華盛頓前往紐約的交通,我選擇相對較便宜的灰狗巴士(Greyhound),抵達紐約時剛過中午,按計劃該先搭地鐵去旅館check in,沒想到偌大的車站宛如迷宮,找了半天還是無法肯定地鐵的正確入口,最後決定向詢問處求助。詢問處的玻璃窗內端坐著一位女性,黑膚色把她眨啊眨的眼球襯得更黑白分明,也不曉得她對我的問題是不是有聽沒有懂,一旁原本和她聊天的年輕男性倒馬上跳出來,自告奮勇要帶我們去搭地鐵。我們看看窗內的女人,還是面無表情沒有反應,便隨著這個年輕人走一段路,一邊神經緊張的四處張望,惟恐被帶到什麼僻靜的地方。不久,他指指前方的入口表示到了,然後就伸手向我們要一塊錢小費,沒想到這位讓我們誤以為是詢問處一員的人,原來竟是伺機向觀光客敲竹槓的人(紐約車站裏應該是沒有志工這回事的,當年真是好傻好天真)。

我們錯愕的說:「你剛才又沒有說要收錢!」

這人馬上變臉,笑容沒了嗓門也大了,說道:「嘿,我帶妳們來到對的地方了,不是嗎?妳需要指引,我也要吃飯,給我一塊錢吧,兩塊錢更好!」

初來乍到這個”雖然治安已有改善但還是要小心的城市”,我們都有點怕事,在這人生地不熟的,鬧起來絕對討不了好處,天曉得他還有沒有同黨蟄伏在附近?帶著一點受騙上當的不平之氣付出這一元小費,幸好他指點的地鐵入口是正確的,我們順利搭上前往旅館的地鐵,只能安慰自己花錢消災,在略微驚慌的情緒中,領受了紐約大蘋果的第一個震撼教育。

旅館是位在雀兒喜區的青年旅館Chelsea International Hostel,當時挑中它是因為位置適中,鄰近地鐵站,距離主要觀光區域都不算太遠,而且價格相對便宜,當時一個不附衛浴的兩人房,一晚要價60美金(現在是80美金了),紐約真的什麼都很貴,這已經接近我們所能負擔的上限了。走到旅館門口,嗯,廉價的青年旅館,和我們平常認知的飯店果然很不一樣。

入口 房間

這是從官網上找來的照片,和我八年前去時似乎沒什麼不同。入口是那一區特有的鍛造鐵門,右圖則是我們住的上下鋪房間實景,房間很小,床尾處有個沒門的衣櫃,室內沒有桌子,床的左側是走道,牆面上一個只有冷水的小小洗手槽,水槽上方貼著一面鏡子,這就是室內全部的設備了,雖然乾淨但很陳舊,拉開窗簾還發現裝了鐵窗,公用衛浴在門外,如果樓上有人洗澡的話,熱水還不太夠,整個旅館散發出一股監獄和牢房的風格啊。

入夜後,看著單薄的木板房門,簡簡單單的喇叭鎖外並沒有反扣房門的裝置,雖然旅館走道上都有監視器,有人24小時值班,但有心人要破門而入看來也是輕而易舉。窗外不知哪裏傳來悶悶的碰撞聲,以及疑似酒醉者的喧嘩,我和米豆決定把行李都搬到門口堵住,聊勝於無的加強一點防範,在微微不安中度過在紐約的夜晚。

白天陽光普照的紐約,我們走了很多觀光客必走的行程,畢竟是第一次去,大都會博物館、中央公園等地都沒有錯過,心情仍是非常雀躍,我的重心特別擺在看戲,能夠到百老匯劇場看到心儀已久的音樂劇,這一路上的驚懼不安與奔波,似乎都值得了。三次去紐約我總共看了十餘齣的音樂劇,看戲的心得該另外整理成一篇專文才是。

時報廣場 

剛剛入夜的時報廣場

回到當年在紐約的第一天,下午在旅館check in之後,我放下行李就立刻去時報廣場的TKTS Booth排隊,買當晚的折扣戲票,我的百老匯初體驗是非看不可的「悲慘世界」,已經看過這齣戲的米豆不再陪我看第二遍,選擇留在旅館裏休息,我吃過晚餐後一個人去時報廣場看戲,晚上看完戲已經十一點,獨自搭地鐵再走過有點黑的巷道回旅館,說不緊張是騙人的,我的手揣在外套口袋裏緊緊握住防身噴霧器,神經緊繃的快步走回旅館。這就是紐約的第一夜,和悲慘世界的動人演出一樣讓我難忘。事後回想起來,當時的自已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傻勁,心裏明白這樣的探索非常可貴,雖然有點害怕卻沒有太多猶豫便往前衝了。

離開紐約的那一天,又被這個大蘋果擺了一道,有一半原因仍是在於安排行程過度節省。為了節省住宿支出,我和米豆訂了半夜的灰狗巴士離開紐約,我的如意算盤是在車上睡一覺,清晨到華盛頓後再轉往機場搭飛機回學校,機票較便宜又省了住宿,可以在紐約多玩一整天,真是一兼二顧啊。當天中午我們先辦check out,告別牢房般的青年旅館,然後拖著行李先到巴士站寄放,再展開下午到晚上的行程。那天晚上我們又看了一場精彩的音樂劇,不過這齣音樂劇比較短,結束時距離巴士開車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,時報廣場入夜後燈火燦爛,擠滿來自世界各地的人,我們逛到商店快打烊,想想街頭畢竟不適合久待,又流浪到車站等待巴士發車,席地而坐的情景真有幾分街友的味道。

算算發車時間將至,我們前去領取行李,現場一看大事不好,行李處已關燈打烊,半個人影也沒有,明明我們寄放時確定過服務時間的,問車站人員,只是兩手一攤沒有任何解釋,人不在行李拿不到,沒得商量。眼看發車時刻就快到了,不上車就要流落街頭,若上車難道把行李丟在紐約?我們向車站人員一遍又一遍的要求,用有限的字彙重覆同樣的內容,神色想必是又怒又急,不知那人是不是被我們煩透了,後來竟真的找人開門找行李,終於趕在最後一刻領到行李上車。

幾乎是最後上車的我們,已經沒有相連的座位,只得各自坐在一個胖大老美旁邊,侷促不安的度過五六小時的車程,累得要命卻一點也睡不著,清晨回到華盛頓時幾乎倒在候車室的椅子上昏死過去,還勞動警察過來要求看證件,真箇是被當成遊民了啊!

第一次的紐約行,算是有點狼狽的結束,不過卻澆不熄我去百老匯看戲的熱誠。三個月後,趁著學校剛放暑假,我又二度造訪紐約,足足待了九天,這段經歷,請待三部曲之part II揭曉。

 

 

米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神童
  • 科科搶到頭香了~~
    跟姊姊比起來我的遊記算快啦~(不過好像比較沒有條理)(爆)
    其實我覺得寫文章不算什麼,麻煩的是整理照片....
    從04年之後我的旅遊照片都沒整理耶~(毆)

    紐約真的是個很好玩的城市,可惜沒時間去DC跟巴爾地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