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年後(1889年),同樣在納卻茲鎮的碼頭,棉花號上傳來了新生兒的啼哭
,諾拉與蓋洛的女兒-琴(Kim)誕生了,當了祖母的佩絲,無限慈愛地為
小孫女唱著搖籃曲(【Why Do I Love You?】:在這個甜蜜得不切實際的世
界裏,因為有你我擁有了天堂,為何我們如此相愛?為何我們倆如此快樂?
我們擁有彼此,是多麼地幸運啊,所有夢想彷彿就此成真)。蓋洛始終懷
著賭徒的大夢,相信自己能夠一夕致富,他再也無法滿足在棉花號上演戲作
秀的生活,決定帶著諾拉與剛出生的琴,一起到芝加哥去闖天下【Montage
One
】。與妻女來到芝加哥的蓋洛,立刻在牌桌上大顯身手,賺得了錢財就
出手大方地讓諾拉母女過著優渥的物質生活,時間就這樣匆匆過了數年【
The Sports of Gay Chicago】。
棉花號上,安迪船長與佩絲讀著諾拉夫婦的來信,佩絲懷疑諾拉在芝加哥的
生活,或許並不如她在信中所描述的那般美好,安迪船長則提議,不妨就走
一趟芝加哥,探望女兒和孫女吧。另一方面,在芝加哥,蓋洛的好運似乎己
經用盡,他們一家三口被逐出了豪華的旅店。
1899年的芝加哥,昔日在棉花號上負責歌舞表演的艾莉與法蘭克,如今已成
為馳名歌舞喜劇搭擋,並應邀在芝加哥著名的夜總會登台演出。正當他們在
尋找落腳處時,意外發現諾拉竟住在一個次等的出租公寓裏,三個舊識驚喜
於巧遇的同時,諾拉接到了蓋洛的留書,一敗塗地的他決定離開諾拉與琴,
深信少了賭徒的拖累,諾拉母女會過得更好,蓋洛並且建議她們回到演藝船
上,回到父母的身邊。心碎的諾拉不願就此回到棉花號,法蘭克於是答應協

助諾拉到夜總會去尋找工作機會。離開芝加哥之前,蓋洛前去探望就讀教會
學校的女兒,他告訴琴他將要為一筆大生意而遠行,就此消失了蹤影【Alma
Redemptoris Mater/ 'Ol Man River
】。





在夜總會裏,當年因黑白通婚的問題而離開棉花號的茱麗,現在是這個夜總
會裏掛頭牌的女主角,僅管她的演出極受歡迎,但茱
麗卻是鬱鬱寡歡,曾和
她患難與共的丈夫-史帝夫已經拋棄了她,時常藉酒消愁的她,如今有著嚴
重的酗酒問題。這會兒,茱麗正微帶醉意地排演新曲(【Bill】:我時常幻
想我未來的另一半,一定是個既聰明又英俊的人,有高貴的氣質,風度翩翩
宛若小說中的人物,但是我所愛的比爾,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,他沒有什
麼才藝,腦袋也不怎麼靈光,是那種你擦身而過也不會注意到的普通人,但
無法解釋地,我們是如此的合適,我愛他,就因為~就因為他是我的比爾)
。一曲既罷,茱麗感傷的回到後台的更衣室,這時法蘭克領著諾拉來見夜總
會的經理,並為諾拉爭取到試唱的機會,諾拉唱起從前在棉花號上曾與茱麗
演練的歌曲【Can't Help Lovin' Dat Man- Reprise】。茱麗在後台聽到熟
悉的曲調,一探之下發現是昔日好友諾拉,也明白她現在面臨困難,急需一
份工作。茱麗當下悄然離開,措手不及的夜總會經理於是錄取諾拉來頂替茱
麗的空缺。
 
隔夜,正是1899年的除夕夜,安迪船長與佩絲抵達芝加哥,卻發現諾拉與蓋
洛早已搬離旅店,不知去向了。安迪船長決定先前往夜總會,一方面欣賞艾
莉與法蘭克的演出,還可以順道向他們打探諾拉的行蹤。除夕夜的夜總會熱
鬧非凡,法蘭克與艾莉帶來精彩的歌舞表演【Goodbye, My Lady Love】。接
下來,諾拉上場了,觀眾因為預期中的茱麗沒有出場,紛紛鼓譟了起來,叫
囂著要諾拉下台。安迪船長驚愕地發現台上處境難堪的歌者,正是自己心愛
的女兒,他挺身而出要群眾安靜,仔細聆聽諾拉的演唱,在父親的鼓勵之下
,諾拉成功地完成演唱,搏得了滿堂彩【After the Ball】。
 
二十餘年的時光流逝,諾拉的演藝事業發展順遂,成為一個著名的音樂劇明
星,時代的變化像報紙標題一樣迅速流轉。戰爭。停戰。潮流已然翻了好幾
轉,酒癮纏身的茱麗如今淪落街頭行乞,人們四處傳唱著時下最流行的音樂
-爵士樂,跳著最流行的舞步-Charleston。【Montage II- Ol' Man
River
 
1927年的納卻茲鎮碼頭,瓦斯燈的舞台照明已然過時,棉花號演藝船也進入
電燈照明的時代了,白髮蒼蒼的安迪船長與多年音訊全無的蓋洛取得聯絡,
邀請他再回到棉花號來,安迪船長也請諾拉和琴--現在也是百老匯一顆新
星了-母女倆人一起回家。在棉花號的舞台上,年輕一代的琴示範著她最新
的舞步【Kim's Charleston】,蓋洛歸來,與妻子諾拉重聚。看著舞台上已
然成長的女兒,兩人發現即使分隔多年,他們還是深愛著彼此。【Act Two
Finale
 
<第二幕結束>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米飛 的頭像
米飛

Immortelle in my heart

米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