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月16日有幸受邀去聆聽Paul Potts在小巨蛋的演唱會。Paul Potts在英國選秀節目上脫穎而出,一曲公主徹夜未眠(Nessun Dorma)唱得全場動容,影片在youtube上流傳更為他擴展海外知名度,台灣在去年本土星光大道正紅時,趁勢推出他的個人演唱專輯One Chance,強打「英國星光大道冠軍」的頭銜,讓這張演唱古典及跨界曲目的專輯,順利攻上銷售排行榜。對於他的專輯銷售,我去年也曾貢獻一點棉薄之力的,加上小巨蛋這個場地自落成以來還無緣進入,所以這次是懷著雙重的期待與好奇心入場聆賞。 

 

 

  先說小巨蛋這個場地,定位為多功能的體育場館,進場之後處處可以感受設備的新穎,另外就是一個字,大,大,大。這裏所謂的大,以體育館來說或許並不足觀,但是與一般表演場地相較之下,小巨蛋真的很大,舉幾個台北市區常用的表演場地為例,光以座位數來看:國家戲劇院約1500席;國家音樂廳約2000席;國父紀念館約2500席;世貿國際會議中心約3100席;台大體育館約4200席....。那麼小巨蛋有多大呢?它的最大容納量約15000人,此次Paul Potts演唱會因為搭設的舞台遮蔽部份座位區,所以實際售票座位數約8000席,比起一般場地足足多了2~5倍的容量。場地一大,表演者和觀眾之間的距離就會變大,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這次我們坐在二樓正中間的位置,距離舞台至少有60~70公尺,已經覺得舞台很遙遠,表演者很渺小,更別提坐在更高更遠的三樓觀眾,我想只有一樓平面區的觀眾,才比較不會有這種「遙遠」的感覺吧。

  其次就是音響效果,我不是音響專業,以下純粹是一個聽眾的個人主觀感受。小巨蛋號稱有獨特的設計,可以消除廣大空間的殘響問題,我在現場的確沒有感到明顯的殘響現象,但是,也欠缺Live的感覺。我不知道坐在一樓較為親近舞台的人感覺如何,以我二樓的位置來說,聽到的都是擴音出來的聲音,感覺很像在家裏聽音響,或是聽一場戶外轉播,可是,明明演出者就在我正前方,卻非常沒有存在感,這是我在其他演出場地不曾有過的感覺,不知到底是因為這次演出的音響沒弄好呢?還是座位距離太遠所造成的?

  就實際演出內容來說,延續剛才的音響問題,從一開場的Overture管絃樂開始,樂隊的聲音就有點悶,聽不出配器之間的細節,力道推不出來;等到主角Paul Potts實際開唱時,男高音該有的強度與感染力也無法傳達,讓我整場演出都一直處於有點疏離的狀態,我想小巨蛋恐怕真的不適合細緻的古典音樂/聲樂演出,換成一般場地,聆聽情緒或許還不致於這麼難以投入。

  那麼Paul Potts本人的表現如何呢?我剛入場拿到節目表時就忍不住要偷笑,曲目裏竟沒有他賴以成名的Nessun Dorma,這豈不是強制觀眾要安可咩?或許有人覺得這樣才能有個回味無窮的結尾吧,但我可是第一次拿到節目表就知道安可曲是什麼呢。開場第一曲格拉納達(Granada)是一首頗為激昂的曲子,Potts的高音飆得有點顫顫危危,聽得出來聲音很緊,其後幾首曲子嗓子略開,演唱曲目多半是他專輯裏收錄的曲子,但表現只能算是中規中矩,讓我開始有點失望起來,一直到下半場最後三四首才算是漸入佳境,但也不到讓人激賞的程度。

  整體來看,Potts的中音域音質還可以,高音表現有點勉強,雖唱得上去但音質稱不上悅耳。Potts每首曲子唱完都會講一段話,內容包括他個人的趣事,或是一些曲目的介紹,也時時向觀眾及同台演出者致謝,作風算是親和誠懇,畢竟他選秀成名至今才不到二年,難免流露出素人特質。舞台經驗不足卻也成為他的致命傷,我認為台風不夠穩健,講白一點就是不夠專業,舞台存在感不強,曲目之間的談話雖然親切,不過仍然有點語言隔閡,對本地觀眾來說未必是加分,同時也讓耹聽情緒一再中斷,演出片片斷斷,很難持續投入。

  另一個讓我傻眼的安排,是花腔女高音Maria Rachelle Gerodias的共同演出,本以為安排女高音是為了某些對唱曲目,讓演唱會更有變化。結果對唱的曲子只有茶花女當中的飲酒歌(Brindisi)一首,其餘則讓女高音獨唱了五首曲子(上半場三首,下半場二首),接近1/4~1/3的時間都是女高音唱的,以一場打著Potts名號的演唱會來說,這樣的比例是不是偏高了呢?這位花腔女高音的聲音表現很強勢,我個人認為對許多細節處理的很粗糙,欠缺細緻與優雅,搭配在Potts的演唱會裏,更加顯得Potts中氣不足、氣勢薄弱,是一個敗筆。  

  現場賣座大約一半,也就是約4000人,主要集中在一樓平面區,以及二三樓的正中央看台,左右兩翼的座位幾乎是空的。空曠的場地讓Potts的演出更顯單薄,我想像中的專業聲樂家,演出應該有如行雲流水,但他的表現卻是步步為營,讓人懷疑他的實力與演出經驗,或許根本不足以撐起一場個人演唱會。安可曲果然如開場所料,演唱了Nessun Dorma,Potts還「很貼心的」為大家解釋了杜蘭朵公主的故事,不過我覺得完全是多此一舉,現場觀眾不知道的應該很少吧?一曲唱畢,觀眾的反應果然比之前所有的曲目都熱烈,不過也只是略大於池面璉漪的小小波動而已。

  小巨蛋的座位很窄,坐椅很硬,散場後走出看台,看到正對著出口,一個拉下鐵門沒有營業的熱狗攤,忽然感到莫名的惆悵,真想來份可樂和起司薯條啊,這個場地還是該來個大聲吶喊的運動競技才對味,今天這場演唱會,不冷不熱,異常疏離,讓人好生尷尬吶,唯一的意義,或許只是一個小人物翻身的活見證吧。

  關於場地過大使表演無法聚焦的問題,我反覆思考過幾回,帕華洛帝和波伽俐都來台演出過,雖然我無緣現場聆聽,但是容納上萬人的台中洲際棒球場,似乎也沒聽過有誰嫌距離太遠沒有存在感的,所以,可以推測演出者的原因還是佔大多數吧。

  關於聲樂名家和Paul Potts的比較,歡迎參閱Chipmunk的地下室,主修音樂的她有不少專業見解。

 

 

米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