仔細回想起來,上次和媽媽一起出門旅行,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,這樣一想還真是驚人的遙遠。
那是某個梅兩將至的春末,我帶著媽媽飛到南方的普吉島,享受陽光沙灘,和,螃蟹。那次旅行的餐食,印象最深的就是螃蟹,不管是中式西式還是泰式料理,一入座就先一人嗑一隻螃蟹,接下來其他餐點才會上菜,第一、二次還驚喜的覺得划算,等到發現除了早餐,其他各餐都有整隻螃蟹伺候,就有點苦不堪言了,何況我並不是擅吃及嗜吃螃蟹的人,總是啃得十分狼狽。
普吉島之旅當然不是只有螃蟹,我們住了小島上的度假旅館,享受碧藍海岸的美景,逛了熱鬧的市集以及泰國的廟宇,還看到熱帶的奇花異草,媽媽很好奇,沒看過的植物總是會要導遊介紹,遇到野生的猴群,也會津津有味欣賞牠們靈動的身手。媽媽不游泳,在沙灘上只讓海水泡泡腳,然後就在椰影下的躺椅坐定,一面顧包包,一面看我在海水裏浮潛。水面下的魚群太瑰麗,我總是奮力的往海裏游,然後轉過頭來俯身在水裏,一邊透過蛙鏡看熱帶魚,一邊讓海浪緩緩把我推向岸邊,不知道自己在海水裏泡了多久,等到回到岸上,媽媽說她就坐在樹下,看著我的身影在淺海來來回回。當時只覺得媽媽沒下水,沒看到熱帶魚很可惜,現在想起來,那時緊盯著我戲水的眼神,是不是也帶著些許擔心?僅管我那時已經是個大女孩了。 那天我曬傷了背,晚上為我冰敷上蘆薈膠的,當然也是媽媽。
從普吉島回來以後,我們一直沒有機會一起旅行,我出國飛越整個太平洋讀書,以自助旅行的方式在新大陸走闖,在紐約巴士站和寄存行李的管理人吵架,在華盛頓的火車站接受警察關切的盤查,在堪薩斯市被計程車放鴿子......媽媽和親戚們組團遊台灣,和鄰居結伴去加拿大、去雲南,我們各自有了旅行的體驗,但許久不曾同行,直到家裏小朋友出生,忙著帶小孩的媽媽,更不可能放下小孩出遠門了。
這一回,天時地利,小孩有人顧,我有假,三天兩夜行程不遠,預算合理,不必一定要出國,屬於母女兩人的旅行,又要出發了。希望天氣晴朗,空氣清新,雲海洶湧,林木蒼蒼。希望。媽媽開心。
Let's Go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米飛 的頭像
米飛

Immortelle in my heart

米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