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神靈終究沒有降臨,人世間的苦難只有千百盞燭火可堪告慰........


(圖片出處:http://www.cloudgate.org.tw/event/2007/fall_present/main.html)


昨日去看了雲門舞集的「九歌」,這是繼上次「紅樓夢」之後,第二次在現場觀看雲門舞集。九歌的篇章我並不熟悉,很多作品的內涵底蘊,是演出後看了蔣勳的舞動九歌才瞭解,但是光靠著節目冊上寥寥數語的引言,已經足夠讓我串連起九歌所訴說的神話世界。

九歌原是楚地初民祭神的歌謠,經過屈原的收集潤飾,成了千百年來流傳的經典。而雲門舞集的九歌,脫去禮教倫常的外衣之後,充滿原始祭儀的神秘與生命力。由紅衣女巫貫串全劇,帶出充滿力量的太陽神東君、操控生死無常的司命、淒美絕倫的河神湘夫人、騰雲駕霧的雲中君,眾神都是踩踏著人間的夢想和希望而來,然而祂們腳下的黎民蒼生卻顯得如此沈重不自由,有的任憑命運擺佈如傀儡,有的生命輕賤如殘燭瞬間消逝........還有非人非神隱於密林中的山鬼,壓抑孤獨的身影,張著無聲的嘴卻發不出一點吶喊,襯托著陰暗月色更顯寂寥。

雲門九歌裏的眾神並不慈悲,祂們的舞步或剛猛暴烈、或自在任性、或曲折婉轉,卻都缺乏對人世的溫柔眷顧,祂們不是救苦救難的佛。人世間的慘酷在國殤的篇章表露無遺,戰爭與殺戮倏乎而起,年輕美好的生命一個個倒下,這裏不歌頌理想,也不歌頌犧牲,只呈現了殘殺過後無盡的荒涼。神,再也沒有降臨。

最後的篇章:禮魂,舞台上順序點起千百盞燭火,襯托著前台的荷花池,以及背景的繁星滿天,點點光影,好似普度時的放水燈,鄒族合唱的送神曲響起,神話來到終點,也回到起點,這景象既哀愁又悲憫,宇宙間飄盪的生靈與魂魄,都得到包容與祝福,九歌再度呈現生命的力量。

禮魂的最後一個畫面,充滿美感和靈氣,這不是一齣會讓人狂喜或激動的舞劇,但是那一刻我真的深受感動,同時也想起上次看雲門舞集的紅樓夢,一樣有個令人屏息的結尾:經過現實的巨大折磨苦毒後,一大匹白練瞬間覆蓋住舞台,看破紅塵的寶玉在雪地緩緩拜別父親,出家去也........,這是紅樓夢讓人低迴不已的結局。而九歌的結尾同樣如此大器,神靈未必帶來救贖,而謙遜與包容,或許是通往精神昇華的道路。

九歌.禮魂

成禮兮會鼓    典禮完成鼓聲齊鳴*
傳芭兮代舞    傳遞鮮花輪番起舞
姱女倡兮容與   美麗女子唱和,緩緩舞動
春蘭兮秋菊    春蘭秋菊,歲月交替
長無絕兮終古   香花供奉不絕,直到永遠
(*譯文摘自蔣勳.舞動九歌)


相關連結:
雲門.九歌官網
蔣勳.舞動九歌

創作者介紹

Immortelle in my heart

米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